联系方式

林 瑞杰

电话: +852 2533 2761 手机: +852 6013 2520 电邮 林 办公室: Hong Kong

Awards

钱伯斯2021– 航运: 诉讼

钱伯斯2021– 航运: 诉讼

法律500强亚太区2021 (香港) – 航运

法律500强亚太区2021 (香港) – 航运

林 瑞杰 合伙人

联系方式

林 瑞杰

林 瑞杰
合伙人

电话: +852 2533 2761 手机: +852 6013 2520 电邮 林 办公室: Hong Kong

林律师是本所香港海事与国际贸易的专家,专长包括造船以及近海结构的建设、安装以及运营。同时,林律师也是仲裁、诉讼和调解方面的专家。他也是香港办公室的海事及国际贸易团队带领人。
  • 简介
  • 业务范围
  • 行业领域
  • 地点

林律师在干货航运与国际贸易以及贸易融资争端解决方面经验丰富。

他多次代表客户在英国和香港的高等法院及上诉法院参与诉讼,并代表客户在伦敦和香港参与仲裁。他还主持了大量的调解。林律师十分熟悉伦敦海事仲裁、国际商会仲裁、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以及谷物与饲料贸易协会仲裁。

林律师在管辖权纠纷和获得禁制令以支持诉讼和仲裁方面具有特殊经验。

"林瑞杰律师提供实用且有效的航运法律建议"

法律 500强亚太区 2021

  • 海运诉讼
  • 海洋与国际贸易
  • 商品
  • 造船及海上施工

船东及船东互保协会

在由丹麦宝运石油破产引发的纠纷中,为30多位船东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并处理有关扣押、担保、法律冲突、应收账款融资以及持续仲裁等方面的事务。

代表不同的船东处理与光船租赁、定期租船和航次租船合同有关争议,提供的法律服务涉及船只收回、提前还船、速度与性能、不适航性、不适货性、船舶搁浅、扣押以及船舶留置等。

在标的金额为2800万美元的错误交付货物的诉讼中,代表班轮运营商在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院以及终审法院参与关于资产冻结强制令(Mareva injunction及Chabra injunction)以及破产管理命令的审理。

承租人

代表承租人处理液化石油气船(LPG vessel)的不适货性方面的事务。

代表承租人参与关于期租船舶业绩不佳的三个仲裁。

提单

代表船东OT Africa Line就违反提单中规定的专属管辖条款向英国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提起诉讼。

就托运人遗失提单问题向承租人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造船

在与一家未能建造船舶的中国造船厂进行的仲裁中,代表船主成功获得中国退款担保的索赔。

船东及船东互保协会

在由丹麦宝运石油破产引发的纠纷中,为30多位船东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并处理有关逮捕、担保、法律冲突、应收账款融资以及持续仲裁等方面的事务。

在标的金额为2800万美元的错误交付货物的诉讼中,代表班轮运营商在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院以及终审法院参与关于资产冻结强制令(Mareva injunction及Chabra injunction)以及破产管理命令的审理。

承租人

代表承租人处理液化石油气船(LPG vessel)的不适货性方面的事务。

代表承租人参与关于期租船舶业绩不佳的三个仲裁。

提单

代表船东OT Africa Line就违反提单中规定的专属管辖条款向英国高等法院和上诉法院提起诉讼。

就托运人遗失提单问题向承租人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造船

因一家中国造船厂未能建造船舶,代表船主进行仲裁,并成功获得中国退款担保的索赔。

国际贸易

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回购”交易受到青岛发生的一宗大型金属材料仓储欺诈案件的影响。在对2亿7千万美元巨额索赔的成功抗辩中,向客户提供了中国法和香港法的法律咨询。尤其是提供关于在货物销售合同中所有权转让方面的法律建议。

在与农产品购买商产生的大量纠纷中,向销售商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涉及货物数量、质量、装运时间、滞期费以及担保等。

就跟单信用证以及电子提单一体化为一家大型银行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回购”交易受到青岛发生的一宗大型金属材料仓储欺诈案件的影响。在对2.7亿美元巨额索赔的成功抗辩中,向客户提供了中国法和香港法的法律咨询。

就债权人在某大型贸易商破产后的应收账款融资安排中的地位,向其提供法律自选,并代表债权人参与后续的仲裁。

代表卖方处理与售往越南的货物有关的信用证纠纷,参与维也纳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并参与越南法院关于禁令的审理。

就因船用油贸易商的破产而引起的争议向某大型贸易商提供法律咨询。

在与农产品购买商产生的大量纠纷中,向销售商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涉及货物数量、质量、装运时间、滞期费以及担保等。

就电子提单提供法律建议。

在罗夏信律师团队起草第一份液化天然气租船合同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合同的谈判与起草

代表船东进行两个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建设合同以及长期包租合同的谈判与起草,负责OFE采购合同并监管施工进行中的合同的履行。

代表船东进行建设合同的谈判与起草,合同涉及将在中国建造的一系列突破半潜式平台。

进行设计、采购、安装、施工承包和委托运营合同的谈判与起草,合同涉及将在西非运营的移动式海上生产装置(MOPU)及浮式储卸油轮(FSO)。

进行大型客轮的建造合同谈判,谈判以法语进行。

争议解决

因一中国造船厂未能完成建造船舶而代表船东进行仲裁并胜诉,并成功获得中国退款担保的索赔。

代表半潜式平台业主及拖航公司就损害赔偿及拘捕争议成功进行调解。

在钻井公司及场地运营商之间就未能支付日利息而产生的争议成功进行调解。

  • 船东及船舶经营者
  • 国际贸易
  • 海上施工
  • 银行及银行业

在由丹麦宝运石油破产引发的纠纷中,为30多位船东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并处理有关逮捕、担保、法律冲突、应收账款融资以及持续仲裁等方面的事务。

代表不同的船东处理与光船租赁、定期租船和航次租船合同有关争议,提供的法律服务涉及船只收回、提前还船、速度与性能、不适航性、不适货性、船舶搁浅、扣押以及船舶留置等。

在标的金额为2800万美元的错误交付货物的诉讼中,代表班轮运营商在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院以及终审法院参与关于资产冻结强制令(Mareva injunction及Chabra injunction)以及破产管理命令的审理。争议涉及管辖权、管辖法院以及藐视法庭等。

代表承租人处理液化石油气船(LPG vessel)的不适货性方面的事务

代表承租人参与关于期租船舶业绩不佳的三个仲裁。

就托运人遗失提单问题向承租人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一家大型贸易公司的“回购”交易受到中国青岛发生的一宗大型金属材料仓储欺诈案件的影响。在对2.7亿美元巨额索赔的成功抗辩中,向客户提供了中国法和香港法的法律咨询。

就债权人在某大型贸易商破产后的应收账款融资安排中的地位,向其提供法律自选,并代表债权人参与后续的仲裁。

代表卖方处理与售往越南的货物有关的信用证纠纷,参与维也纳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并参与越南法院关于禁令的审理。

就因船用油贸易商的破产而引起的争议向某大型贸易商提供法律咨询。

在与农产品购买商产生的大量纠纷中,向销售商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涉及货物数量、质量、装运时间、滞期费以及担保等。

就电子提单提供法律建议。

在罗夏信律师团队起草第一份液化天然气租船合同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合同的谈判与起草

代表船东进行两个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建设合同以及长期包租合同的谈判与起草,负责OFE采购合同并监管施工进行中的合同的履行。

代表船东进行建设合同的谈判与起草,合同涉及将在中国建造的一系列突破半潜式平台。

进行设计、采购、安装、施工承包和委托运营合同的谈判与起草,合同涉及将在西非运营的移动式海上生产装置(MOPU)及浮式储卸油轮(FSO)。

争议解决

代表半潜式平台业主及拖航公司就损害赔偿及拘捕争议成功进行调解。

在钻井公司及场地运营商之间就未能支付日利息而产生的争议成功进行调解。

强制执行

为某大型德国银行扣押并收回在香港的两艘船只。

代理某大型瑞士银行对七艘船只的强制执行。其复杂问题在于先前在中国在建的船体上所负的抵押。在中国和新加坡的争议。

就某伊斯兰融资结构的破产代理客户在新加坡和英国的诉讼。

贸易融资

代理有关中国仓储融资丑闻引发的案件。

就有关“回购”安排及货物所有权转让的相关适用法律提供法律意见。

代表某大型中国银行在香港取得对7千9百万美元资产的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

  • 日本
  • 非洲
  • 独联体和东欧

代表某大型日本贸易商进行与俄方的出口商品交易。

代理日本贸易商参与一大型航运集团破产争议的解决。

代理日本承租人处理海运文件及其引发的争议。

代表某日本海运公司处理欧洲竞争法合规事务。

进行设计、采购、安装、施工承包和委托运营合同的谈判与起草,合同涉及将在西非运营的移动式海上生产装置(MOPU)及浮式储卸油轮(FSO)。

代理非洲某大型液化天然气出口商处理航运资产重组事务。客户要求代理以法语进行。

代表客户就航运欺诈相关问题在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刚果及刚果民主共和国进行环境审查,并在伦敦及当地法院参与诉讼。

代表俄罗斯某私人石油公司处理北极浮动海上设施的建设。

代理乌克兰造船厂与中东买家的纠纷。

代理俄罗斯商品交易商处理就农产品买卖产生的争议。

代表某西方船东处理因冷藏船提前返还而产生的争议。

Awards

钱伯斯2021– 航运: 诉讼

钱伯斯2021– 航运: 诉讼

法律500强亚太区2021 (香港) – 航运

法律500强亚太区2021 (香港) – 航运

Latest news & insights

26 Jul 2021
02 Jul 2021

From Insights

Hong Kong - arbitrator bias: can the Hong Kong court restrain an arbitrator from acting by injunction?

Arbitration analysis: In the context of a long-running HKIAC administered arbitration between one of the claimants and her former partners, the claimants brought two a..

More

28 Jun 2021

From Insights

Decoding Hong Kong contract law series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and the Hong Kong Chinese Enterprise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Dispute Resolution Academy commence..

More

24 Jun 2021

From Insights

Hong Kong - conditions precedent to arbitration - a question of jurisdiction or admissibility? (C v D)

Arbitration analysis: It is not uncommon that commercial agreements contain conditions precedent to arbitration. In this case, the condition precedent in question was ..

More

10 Jun 2021

From Insights

Hong Kong - enforcement, specific performance and public policy (G v S)

Arbitration analysis: The Hong Kong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the court) determined an application by the unsuccessful respondent (S) in a China International Economic..

More

04 Feb 2021

From Insights

PRC Supreme People’s Court published report on judicial assistance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between the Mainland and Hong Kong SAR

On 22 January 2021,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China issued a report recognising the efforts and achievements in relation to judicial assistance for civil and comme..

More

21 Jan 2021

From Insights

Coronavirus guidance

With our strong presence in Asia, Stephenson Harwood has been involved in addressing the issues surrounding coronavirus (COVID-19) right from the very start.

More

19 Nov 2020

From Insights

The Shipping News on Thursdays

Starting on Thursday 30 April 2020, we will be running a series of shipping-focused webinars every Thursday at 4:30pm, Singapore | 8:30am, London | 12:30pm, Dubai | 5..

More

02 Nov 2020

From Insights

Hong Kong Arbitration Report 2020

Stephenson Harwood, in partnership with Conventus Law, has launched the ‘Hong Kong Arbitration Report 2020’.

More

24 Jun 2020

From Insights

Should parties adopt an asymmetric jurisdiction clause in contracts involving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 entities?

It has been held in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Asia) Limited v Wisdom Top International Limited [2020] HKCFI 322, that under the Mainland Judgments (Reci..

More

27 Mar 2020

From Insights

Stephenson Harwood COVID-19 insights: commercial leasing in Hong Kong

As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continue to announce increasingly restrictive measures in the retail and hospitality sectors to try to slow the spread of COVID-19, lan..

More

16 Mar 2020

From Insights

Greater China podcast

This series of podcasts provides an overview of key legal developments in the Greater China region and how they impact on your business, as well as practical tips on c..

More

09 Mar 2020

From Insights

Shipping news: legal issues arising from Covid-19 webinar

Stephenson Harwood partner Andrew Rigden Green and senior associate Elizabeth Sloane discussed the legal issues arising from COVID-19 specific to the shipping industry..

More

25 Feb 2020

From Insights

Novel coronavirus webcast: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the employment concerns

With the growing impact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employment specialists from Stephenson Harwood recently spoke at a webinar for in-house lawye..

More

31 Jan 2020

From Insights

Novel Coronavirus, shipping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新型冠状病毒,航运和国际贸易

While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 novel coronavirus, what is clear is that the global shipping industry will inevitably be affected as the virus spreads globally at alar..

More

03 Oct 2019

From Insights

New interim relief Arrangement presents additional benefit to Hong Kong arbitration

On 1 October 2019, the Arrangement Concerning Mutual Assistance in Court-ordered Interim Measures in Aid of Arbitral Proceedings between the Courts of the Mainland Peo..

More

print-footer
logo
© Stephenson Harwood LLP 2016. Any reference to Stephenson Harwood in this document means Stephenson Harwood LLP and/or its affiliated undertakings. Any reference to a partner is used to refer to a member of Stephenson Harwood LLP.